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心理学:慈善行为可以帮助我们标榜亲社会倾向

社会学家发现,匿名捐赠可以让我们获得心理上的奖励,但是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光是“温暖和爱意”并不够,我们同时也想让人们看到我们是乐善好施者。

格里斯克维西斯(Griskovissis)把此现象称为“炫耀慈善(Show off charity)”。帕特里克·韦斯特把此现象称为“引人注目的怜悯之心”或“炫耀性同理心”

言下之意,光行善不行,而且要有行善之表象,这样才有干劲,因为唯有让人看在眼里我们才能获得社会奖励。换言之,慈善值得标榜、值得炫耀。

如今,这也谈不上发他人所未发,表他人所未表了。已经有许许多多的观察者注意到,人们渴望自己的善行得到认可。

心理学:慈善行为可以帮助我们标榜亲社会倾向

“百万富翁才不会在意自己的钱是否被用于慈善事业,”萧伯纳如是说,“钱掏出去,他就心安了,社会地位就提升了。拉尔夫·沃尔多·爱默生说道,“拿掉利已主义,就等于阉割了捐赠人。”

虽然从理论上说,我们承认这一点,但是当我们真的去捐钱或者帮助人们的时候,我们强烈地拒绝承认,此举是为了名声或者荣耀。如果心里想着声望去捐赠,那就完全不是慈善之举了。

事实上,许多人觉得唯一“真实”的慈善行为是完全匿名的慈善捐赠。

但是,我们多半不会匿名捐赠。我们都想着要搏个好名声(至少在潜意识层面上如此),因而,让我们沿着炫耀的动机再深挖一些。通过向慈善机构捐赠,我们具体想要给谁留下深刻的印象呢?我们想要标榜的又是哪些品质呢?

心理学:慈善行为可以帮助我们标榜亲社会倾向

让我们从第一个问题入手。正如格里斯克维西斯和米勒所说,我们想要吸引的首要对象之一就是潜在伴侣。在某种程度上,向慈善机构捐赠就是一种意在吸引异性的行为。

一毛不拔可不是性感之举。我们希望伴侣将来对我们慷慨,或者说,更重要的是,对子孙慷慨。请注意,帮助儿童的慈善机构尤为著名,如帕萨迪纳的儿童医院和愿望成真基金。

但是,我们不仅仅只是想要给潜在伴侣留下印象。在口口相传的过程中,无论男女,但凡听说一个捐赠人的慷慨事迹,都会留下深刻的印象。

例如,女士们会积极地传颂黛安娜王妃和特蕾莎修女的慷慨事迹,而男士们则热切地称赞沃伦,巴菲特和比尔·盖茨的慈善之举。此外,过了更年期的女性(因此没有求偶动机)与其他年龄层的人相比,慈善之心不减,甚至还增加了几分。

她们做志愿者、捐钱并且管理慈善基金即便她们有着幸福的家庭而且再无生育的可能性。同时,人们会在简历和微型自传中宣传自己的慈善事迹,大学在招生时会询问学生的志愿服务经历,政客们在竞选时也会大肆宣扬自己的慷慨之举。

心理学:慈善行为可以帮助我们标榜亲社会倾向

事实上,慷慨是领导人的一种珍贵品质,这一点放诸四海而皆准。

换言之,慈善不仅可以给潜在伴侣留下深刻印象,也可以在社交界和政界树立威望。我们可以想象一下,换种方式进行上文提及的实验。不给人们植入求偶动机,而是尝试给他们植入、加入某个团队或者提升自身社会地位的动机。

例如,不要求被试者描述理想的浪漫之夜,而是让他们想象自己正在竞选当地政府的一官半职或者参加一家大公司的面试。接着观察他们参与(吸引眼球)慈善活动的意愿度。可以预见,植入此类社交动机的人员在捐款和进行其他自我牺牲行为时候的意愿同样也会上升。

1 2 3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起点大果 » 心理学:慈善行为可以帮助我们标榜亲社会倾向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